“辱母杀人”案:法制无法保障匹夫生命和尊严时,杀人自卫也是天赋人权……

2017-03-26 施怀基 施怀基


“辱母杀人”案:法治无法保障匹夫生命和尊严时,杀人自卫也是天赋人权……

     孔圣人的故乡山东,又发生了一起令人发指和绝望乃至窒息的案件。

    据报道,2016年4月,山东女企业家苏银霞向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偿还184万元现金和一套价值70万元的房产后,仍剩17万未还清,后无力还款。此后苏银霞与儿子于欢被吴学占及手下(催债人已经被定性为涉黑人员)限制自由。两天里,吴学占的“催债手段”不断升级,除了将苏银霞按进有粪便的马桶里,还当着其儿子的面用生殖器对她进行凌辱。民警到场后,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随后,情绪激动的于欢从桌子上摸出一把水果刀,捅伤了四名催债人。其中一死两重伤,一轻伤。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据判决书,法院认定,“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

       如果说,高利贷催债人对女子苏银霞母子进行侮辱和殴打,出警民警视而不见转身离去让人对法制失望,那么,法院对此后奋起自卫的儿子于欢判处无期徒刑,更是令人对法制产生绝望乃至窒息。

        根据国家法律规定,高利贷、暴力讨债等,都是非法行为,而具体到苏银霞一案,十多名催债人(涉黑人员)进入苏的公司堵门(涉嫌寻衅滋事),把苏母子围困在办公室,已经涉嫌非法拘禁;侮辱和殴打苏母子,更是涉嫌违法犯罪行为。此时民警出警并没有对这些涉嫌违法的行为进行阻止,反而转身离去。

         十多个大汉,用极其下流的手段凌辱一对母子,在古代,即便是路人,都难免看不下去,拔剑而其,见义勇为。更何况是作为一个儿子,面对的是殴打自己和凌辱母亲的一群暴徒!

         代表法律的民警出警没有能保护这对母子的安全,更没能保护作为一个母亲和一个儿子的尊严。

          民警也好,催债的暴徒也好,都没有想过他们也有母亲,他们也是儿子!

          于是,为了自己母子的安全和尊严,于欢虽然只是一个匹夫,却也只有拿起办公室里丢着的一把水果刀,血溅三尺!

          当法制难以保障匹夫的生命安全和尊严的时候,杀人自卫也是天赋人权!

          实际上,因为父母受辱,或者父母被杀,子女寻仇的案列,在中国古代也很多,而复仇的子女多得宽恕或者清处。同样出生山东的儒教创始人孔丘孔圣人就谈过这个问题。

      “子夏问于孔子曰:‘居父母之仇,如之何?’夫子曰:‘寝苫枕干,不仕,弗与共天下也,遇诸市朝,不反兵而斗。’”意思是:“学生问老师如果有人杀了他的父母应该怎么办?孔子说不能吃好的穿好的、不能睡舒服的床铺,要时时想着复仇,在街市上看见他也要取来武器杀死他,在朝廷里看见他也要想尽办法杀死他,在报仇之前官也不能做、知直到你报仇为止。”

         《国语》也说:“子而思报父母之仇,臣而思报君之仇。”即“子女如果想报父母之仇,臣子如果想报君王之仇,哪里有敢不竭尽自己的力量的呢?”

           法律不外乎人情。法律的存在,是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维护人民的安全和尊严。于欢在母子受辱,民警坐视之下,奋起自卫,虽然导致催债的涉黑人员一死三伤的严重后果,但最多只是防卫过当;他维护作为儿子和作为母亲的尊严,也是在维护整个社会的道德与正义。从法律上,他应当承担防卫过当的后果,从道德和伦理上,他作为一个合格的儿子应该获得表彰。

         甚至还可以推想,于欢作为一个儿子,为维护作为儿子和母亲的安全和尊严,奋起自卫而被判无期徒刑;那么,我们天天宣传祖国是母亲,将来有朝一日祖国的安全和尊严被威胁的时候,我们如何是好呢?

          山东“辱母杀人”案,案发之前,涉黑讨债人员的行为令人发指;此后代表法律的出警民警和审判法官,却令人失望和绝望。案件得到曝光之后,引起全社会的愤怒,是该案让所有人都在此案中想到了自己的“安全和尊严”,而引起了焦躁和不安!

           此案引发无数关注,司法机关只有像邓玉娇案一样,最终从轻处罚,才能换回所有人对法制、公平、正义、道德、伦理的一点点信心。







独立思想

思想不被左右

独到观点

观点不随大流

独家爆料

微信7971290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关于 施怀基

施怀基说云南传奇、逸闻、趣事、风俗、民情、风光……

广告 也可以是生活的一部分

施怀基 微信二维码

施怀基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