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宇晨 | 风起东北亚Ⅲ——何以封印?战略棋局下的朝核出路

2016-02-21 孙宇晨 jingluewangkan jingluewangkan

关注经略网刊(微信ID: jingluewangkan)

与我们一起想象下一个五百年

转载请注明出处:经略 





风起东北亚Ⅲ——何以封印?战略棋局下的朝核出路

 

孙宇晨/文



【编者按】本刊昨天推送的续篇风起东北亚Ⅱ——东亚均势与朝鲜对外性格的裂变》(点此阅读)答了前《风起东北亚Ⅰ:迷雾何指?四度朝核》(点此阅读)提出的问题,即朝核问题何以形成今天的困局?认为核武与“主体”捆绑,恰恰是朝鲜在社会主义阵营瓦解之后濒临存亡之境,于是铤而走险的选择;核武器,是朝鲜与大国博弈的“均值器”。但同时又提出了新问题:面对朝鲜绑架中国的机会主义行为和美国借朝核问题遏制中国的企图,中国该如何应对?朝核问题的出路在哪里?今天推送完结篇,以飨读者。



朝核问题的路向只有将其放至中美博弈大格局中才能一窥究竟,半岛无核化道路也只有亚太格局近乎落定、美中互不以朝核为角力棋子时才能明朗。而在中美交锋的三个地缘方向中,半岛、台海胶着数十年仍相持不下,北方“亚稳态”与东部“新常态”都是短期难以改变的局面。相形之下,南中国海的博弈则是未来5-10年内能看到清晰结果的“战场”,亦是中国在几个战略方向中最有可能取得突破的兵家必争之地。唯有主动参与塑造环境,逐步实现我在南海之战略突围,方能遏制美日进一步蠢动,并为扭转我方在北部和东部的战略僵局提供有力支撑。故曰当下中国之地缘大战略,已清晰地显示出“北稳、中控、南进”之态势。

 




从长时段地缘历史考察,近五百年来的世界政治的一大逻辑在于:全球海洋霸权的存在导致任何局部陆权大国整合区域的理想和努力都会遭到巨大破坏。



长期以来,陆运的运输成本要远远高于水运,导致陆权大国进行区域整合的难度要远远高于海权大国,其整合进程很容易被全球性海洋霸权打断


宏观而言,朝核问题从来就不仅仅是半岛问题或核扩散问题,而是冷战东西关系的遗留问题,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枢纽性地缘政治经济问题。近期美中口水战的“耳光”辩论已经点出了症结所在:美助理国务卿拉塞尔2月2日指出——朝鲜最新声明是对联合国安理会、中国和国际社会的蔑视,是给反对对朝实施更多制裁的国家一记耳光。



美国助理国务卿拉塞尔2月2日宣称,朝鲜发射导弹是“给反对对朝实施更多制裁的国家的一记耳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次日即针锋相对作出
回应,“这个耳光打在谁的脸上,谁心里清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次日即针锋相对——中方作为六方会谈主席国,为推动半岛无核化进程和相关共识付出了艰辛努力,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共识不能落实,会谈陷入停顿,有关国家一味主张施压制裁,而朝鲜一次次进行核试验,耳光打在谁脸上谁心里清楚。这就衍生了如下更为关键的子话题:第一,美中在涉及朝核问题领域的利益究竟是什么?第二,如何合理界定中国对朝关系基调?第三,在美中力量对比日渐此消彼长的形势下,以中国的战略次序和博弈重点,未来朝核问题又将如何定位与解决?在笔者看来,当有如下概括性判断:

 

何以封印,东西关系看朝核晴雨

北稳南进,剑出大洋破崛起困局

 

美中两国,尴尬到被“打了耳光”却又束手无策,着实令人想起小说中飞天蝙蝠柯镇恶烟雨楼前痰吐东邪黄药师、铁枪庙里怒斥西狂神雕侠的“英雄”掌故。正因为总体“弃核”远景背后更多的是各国中近期的诉求不同、博弈剧烈,才导致区区朝鲜竟能巧妙穿梭,出尽本色。从表面上看,两国都违背了外交规律的若干原则。


汉斯·摩根索其人与《国家间政治》中译本


摩根索(Hans J. Morgenthau)在《国家间政治》中指出,“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最致命的危险莫过于极端的自我偏袒和完全漠视别国自然产生的希望或恐惧”,他忠告“外交必须放弃十字军精神”,美国偏生反其道而行之,一直恐吓颠覆朝鲜政权,并实质封锁朝鲜的国际活动空间,这种做法对于动员能力极强的列宁主义体制国家来说往往适得其反。“只要双方在它们各自的国家利益方面没有安全感,那在任何一个问题上不管是进行多么微不足道的妥协都是不可能的”,这就是美朝关系无法缓和的关键。而对于中国来说,则难免被诟病为“被一个弱小的盟国牵着鼻子走”,“由于确信能够得到强大盟友的支持,弱小盟国便可选择适合它自身的外交政策目标与方法,这样,强国就发现它必须支持那些不符合自身利益的利益,而且它也不能在对自己并不重要而只对其盟国利害攸关的问题上妥协”,这一点亦是朝鲜走钢丝却勇往直前的一大缘由。那么问题来了,导致美中“双输”的两大机理难道不为两国所察?


非也!本来,就美国的战略利益考量,身处崩溃边缘的朝鲜无疑最符合其根本意图,即便出现人道灾难甚至政权崩溃,消化承受的对象也是其接壤国家,尤其中国将受到巨大战略牵制,深陷难民危机,比之当今输欧难民潮更将不可以道里计。但由于朝鲜因中韩等国物质援助而能够长期维持其正常社会运转,则一个技术水准低下又实质拥核的朝鲜是美国利益的逐利次优解,一来保证朝核对美本土无害,二能抓住韩日盟友防止离心,三可陷中国于道义被动,同时借“朝核”之船,出“重返亚太”之海。换言之,只要朝鲜核武水平不足以真实威胁美国安全,“朝核问题”就是美国压制中俄、拉拢韩日、维护其亚太霸权的堂皇旗号。在这种利益关系的客观效应面前,即便做出了大兵压境、特种渗透的态势,美国又岂愿涉险轻取“金将军”之首?无非是在制造强大心理胁迫的同时,重演“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戏码罢了。但如若美国效法上世纪80年代以色列空袭伊拉克核反应堆故事,则须另当别论,以策万全。



美国挟日韩执意对朝鲜持强硬态度,难保不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相较于美国之种种行为逻辑,中国执行现有政策更像是不得不为的止损次优解,陆慷的发言已经讲的很明白:“我们希望有关国家通过谈判协商解决分歧和矛盾,不希望看到任何加剧紧张、使矛盾升级的局面出现。但如果有关方面执意这么做,我们也拦不住。不过有一点中方必须声明,作为半岛近邻,我们绝不会允许半岛生乱、生战;我们也绝不会允许任何国家在国际社会推动半岛无核化这个大目标中夹带任何私货。”亦即,半岛的和平稳定压倒一切,朝鲜核武固然是中国卧榻之祸,但外部势力因此而点燃半岛火药桶、美韩联军开入朝鲜,东北边境有巨量难民灾民乃至核爆炸核污染之虞,则中国断然不许。



朝鲜核设施靠近中国东北,万一半岛生乱,势必波及中国东北


对于中国的上述正当诉求,美前总统里根特别助理道格·班多(Doug Bandow)即于1月31日《国家利益》网站发文质问美国政府:“克里国务卿,请再次告诉我,为何中国应该毁掉自己的地缘政治立场,为美国实现目标推波助澜?”由于2013年朝方再度声明退出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中国与东北亚国家的关系事实上又退回到1950年10月25日中国入朝作战前的状态”(张文木)。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字


这固然意味着中国也可“不必为朝鲜‘不受约束’的举动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新一届国家领导人最近几年来也确实有意将中国的半岛利益与种种传统束缚脱钩,尤其是大力发展对韩关系,深化政治互信与经济融合(首脑互访、9.3阅兵、自由贸易区等)。但一旦形势紧急,中国亦不得不再度“抗美援朝”。正如外长王毅2月12日在德国慕尼黑接受路透社专访,回答关于中国半岛政策问题时表示,作为半岛的近邻和对半岛稳定负有重要责任的国家,中方有几点必须要坚持:第一,不管什么情况下,半岛都不能有核,无论是北方还是南方,无论是自己制造,还是引进部署。第二,不能用武力解决问题,那将使半岛生战、生乱,中国不会允许。第三,中国自身的正当国家安全利益必须得到有效维护和保障。


这就是中国在半岛的利益底线,基于此便不难判断种种对朝关系思路利弊确否:


对于“朝鲜替中国挡子弹论”,我们必须承认,基于地缘紧密联系带来的战略缓冲作用,这一论调有其天然合理性。一个亲美反中的朝鲜半岛绝非中国所乐见,而且中国主持“六方会谈”多年也确实起到了提升国际威望、缓冲美国压力、打造和谐周边的战略作用。但也必须看到,随着当代战争远程火力投送水平的巨大变化和中国实力在区域格局的相对质变,朝鲜对美国战略阻遏的边际效应日益递减,而美国利用朝核对华发难的边际效应与日俱增,其许多军事部署名曰对朝实则对华。“六方会谈”遭受冷遇,是中国崛起引发地缘政治变动使美国将对华遏制确立为其亚太战略核心的必然结果,一旦美国将朝核问题列入对华要挟一揽子筹码,会谈无法恢复反而符合其利益。就“重返亚太”的美国来说,朝鲜固能吸引其部分注意力,但最近的几声炮响却更有利于其收紧岛链,形成对华合围之势。


对于截然相反的是“弃朝论”,尽管朝鲜近年来的举动令中国在东北亚的地缘政治压力增加以至渐成“战略负资产”,但就其内部体制及“拥核”现状而论,“朝鲜不是你想弃,想弃就能弃”,无论是鼓励以南统北还是培植亲华新政权,都将遭到朝鲜反目,“平壤怀恨之下,以北京作为核打击的目标……不无可能”(薛理泰)。此言自然非虚,鉴于朝鲜核设施与中国东北距离之近,“弃朝”之下引来金氏政权破罐破摔,后果难料。



朝鲜的几种弹道导弹的射程覆盖范围


对于貌似折中的“推动朝鲜改革开放论”,非但落实层面效果极其有限,即便相关愿望,亦难得到各方配合。美日包括中韩相当一部分人出于对朝鲜形象之憎恶,已对诱导其开放失去耐心信心。而以朝鲜政治社会体制之特殊、官媒动辄批判中国“修正主义”的架势,足以说明其在对外开放领域疑惧敏感、敌意浓厚。移动互联时代,一旦外界信息天量涌入,势将引发政权震动,千万人头落地并非不可想象。即便出于理想考虑,朝鲜当真实行市场经济,自不免与美国达成密约,倘若中美角力不变,中国失去东北屏障,“抗美援朝”成果只怕将大打折扣,乃至化为乌有。


能受国之垢,方为社稷主。因此,极端“挺朝”和“弃朝”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皆属不切实际之论,“改革开放”亦不免缘木求鱼。当前中国对朝政策介于“维持现状”与“有限制裁”之间乃是合理决策。但中国绝不应僵化自身立场,在朝鲜“边缘政策”徒使美日获益的形势下,如何确保“拥核”朝鲜不反华并逐渐成为正常国际社会成员,制定损失最小而非获益最大的对朝政策(阎学通),方不失理性与战略思考,而半岛无核化道路也只有亚太格局近乎落定、美中互不以朝核为角力棋子时才能明朗。亦即,朝核问题的路向只有将其放至中美博弈大格局中才能一窥究竟。


举凡兵家纵横,战略方向当否、棋子活气如何,往往是棋局胜负关键。中美交锋的三个地缘方向中,半岛、台海胶着数十年仍相持不下。朝核均势前文已述,台海则涉及中国最核心利益,2010年以后两岸天平朝向大陆一侧不可逆转,钓鱼岛亦为中日所交叉控制。加之我海空与火箭军精锐集聚,美国于此腾挪空间日小乃是事实,一旦用武必将涉及美日同盟与中国惨烈对决,因而“台海牌”乃是美国孤子、难以利用。曾有论者认为中国试图凭借“六方会谈”战略手腕主导朝核走势,换取布什政府与大陆共同遏制“台独”,此论显然夸张不实。朝鲜是主权国家而台湾不是的事实本就极大地限制了和平时期中美“朝核牌”与“台海牌”的利益交换空间,正因为2003年底时任总理温家宝访美表明“不惜一切代价反对台独”的底线,使美清醒认识到严重后果,方有种种压制扁当局之举。除非美国铁定与中国摊牌对决,坚持要在半岛或台海引发战火,抑或中美密约强行解决朝核问题(这种可能性极微),否则相当长的时间内,北方“亚稳态”与东部“新常态”都将是短期难以改变的局面。




相形之下,南中国海的博弈则是未来5-10年内能看到清晰结果的“战场”。对美,南海是阻遏中国的重要前线,所谓“重返亚太”的直接地缘作用就是阻挠中国新世纪以来对东南亚的经略整合,其笼络各国“结网以待,请君入瓮”(薛理泰)旨在封死中国面向大洋的“海上丝绸之路”;对华,南海更涉及未来海路经济命脉,亦是海基核力量在可预见未来的唯一发射阵地。以中国当今之实力和形势,倘任由美国布控南海,则非但已有成果面临得而复失之虞,相关国家“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的困境更将进一步走向失控。唯有主动参与塑造环境,于黄岩岛逼退菲律宾,于南沙填海种岛,逐步实现我在南海之战略突围,方能遏制美日进一步蠢动,并为扭转我方在北部和东部的战略僵局提供有力支撑。毕竟,东北方向与京畿重地、重工业带关系太密,东南方向则完全以经济最发达的沿海地带为依托,均存在战略纵深过浅、政策冗余不足的大问题。以今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敏感性和脆弱性,培育远洋战场体系、围魏救赵“决战境外”才是战略首选。狭路相逢,“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的道理既适用于六十年前的抗美援朝,也同样适用于今天的突围南海。



萨德导弹系统


故曰当下中国之地缘大战略,已清晰地显示出“北稳、中控、南进”之态势。中韩交好、稳定朝鲜,则有助于我立体管控半岛态势并最大程度化解美日韩同盟之压力;对日施压、对台分化,则有助于我稳扎稳打推进反独促统大业。然朝核乍起,立刻招来两大后果:一则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再度提上日程,韩美同盟更固,韩日磋商紧密,中韩关系不免受损;二则日本扩军理由更增,难保不在“修宪”甚至“拥核”道路上迈出危险一步。这些都在为中国实现战略意图制造障碍,故我领导人和外交部在朝鲜射星前后清晰地表明了反对半岛拥核的立场和决心。照目前情势而论,我方布局南海,更须勇气、定力、智慧和艺术。相比陆地边界我方占优,空天打击系统对美持平,南海乃是美国近期拖延、干扰、威慑中国的最佳博弈区域。然而,该处虽有美日虎视在侧,却不属于战力中心,亦是中国几个战略方向中最有可能在各层面取得突破的兵家必争之地:


于挑战而论,有美国在外交领域撑腰,在军事领域介入,菲越等国更将得寸进尺,若不挫其锋锐,被动形势更增;就机遇而言,东盟本非铁板一块,中国1998年金融危机以来经济深耕及外交投入使多国难免对美“二三其德”,正是我腾挪转圜、合纵连横之所,一伺经济主导、军事占优,更可倡议确立自贸体系与集体安全组织,消解域外大国战略影响。


大国崛起,机不可失。中国既以“一带一路”“亚投行”等推进全球战略,则必然要在南海有所作为,唯有争取时间弥补短板,在南海与美取得博弈优势,才能消其“亚太再平衡”气焰,进而促其心平气和、务实冷静地面对朝核问题。在对朝政策方面,中国在行稳致远的基调下,务须“软的更软,硬的更硬”,通过有针对性的“精准制裁”尽力消弭其“两弹并举”走向质变、引发不测的可能。大事小以德,小事大以智。国际政治背后是权力格局,是大国交锋,位居枢纽的小国要么在大国矛盾中左右逢源游刃有余,要么徒受宰制烽火不息。而大国于此处僵持不下,只能于彼处通筋活络,“不待气脉和缓,便投之以猛药厚味,欲求安保,诚为难矣”!




《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及其作者萨缪尔·亨廷顿


自古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政治学家亨廷顿(Huntington·Samuel·P )在《文明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中曾预言中国复兴后的种种局面,他甚至认为“亚洲的过去将是亚洲的未来”。如果我们深刻地认识到均势在东亚的百年史本不足以维护和平,甚至更容易倒向战争,那么中国就应承担起整合区域的使命和责任。如果地缘政治赋予了中华“天命所归是大国”的现实主义理论认知,那么国人就当具有为实现宏伟目标而不懈努力的战略视野和危机意识。


雪压冬云白絮飞。当下之中国周边,正如《后出师表》所言:“夫难平者,事也。昔先帝败军于楚,当此时,曹操拊手,谓天下已定。然后先帝东连吴越,西取巴蜀,举兵北征,夏侯授首……凡事如是,难可逆见。”开年一月份以来之种种似乎预示着今后的波澜:朝核、台海、亚投行、南海无不是未来数年矛盾之所聚,它们在提醒国人和研究者,中国复兴之路不会平坦,“和平崛起”亦非天然预设,“琉台不守,三韩为墟”遗留下来的地缘困局仍是冷冰冰的客观存在。身处“风花雪月”琳琅满目的年代,谋国者体会更多的当是铁马秋风、战地黄花、楼船夜雪、边关冷月(阎肃)。百年世事三更梦,万里江山一局棋。习近平主席新春前夕对五大战区的训令言犹在耳。研究国际关系、大国战略,若不知兵知战,又如何进行外交,从而止兵止战呢?!


(编辑/吴双)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关于 jingluewangkan

《经略》电子杂志(jingluecn.com)的公众订阅号,推送每期杂志和简报

广告 也可以是生活的一部分

jingluewangkan 微信二维码

jingluewangkan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