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梓\x26nbsp;|\x26nbsp;从J-7到J-20:群众和空军一同成长

2016-11-23 jingluewangkan jingluewangkan

关注经略【微信ID:jingluewangkan】

与我们一起:想象下一个五百年

转载请注明:经略


从J-7到J-20

群众和空军一同成长


导言 

我国的军迷,大体还是比较幸福的。我们能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发展,而且我们知道,军工部门给我们的惊喜,不管是耕战频道官方泄露的、爬墙党拍摄来的、谷歌卫星地图上辨认出来的,还是外媒报道的,都是是建立在过去坚实的基础上的实实在在的进步,而不是无节操的放卫星。这也是为什么,这些进步总能给予人们感动吧。

文/林梓


2016年11月1日至6日,第十一届中国航空航天博览会在珠海举行。自1996年第一届航展举办以来,已经二十年了,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当年航展的主角还是(新美标,一共五代,详情见经略5日文《歼20:壮志凌云的中国五代机》)二代的歼8Ⅱ型战斗力,如今已经能看到20号工程的成果——某第五代涉密机型J-20,低空通场飞过。年龄稍微大一点的军迷见此,无不感慨:咱们脑补J-8 vs. F-15(当然还有舰载机F-18)的日子终于到头了。想当初,90年代的时候,美军已经服役了第四代先进空中优势战斗机F-15,航母上有四代舰载机F-18,日本航空自卫队也购买了F-15J。而我国的空军主要还只能依仗第二代J-8战斗机(从俄罗斯购买了一些四代机SU-27,但是数量太少)。军迷们也只好看菜吃饭,在中美关系紧张的时刻,琢磨琢磨老旧的八爷如何对抗F-15和F-18,尽显辛酸和无奈。


二代机J-8(上)不得对与四代机F-18(左下)与F-15(右下)对抗(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观众们的热情也是很高涨的。航展的前三天是专业日,主要接待客户和媒体;后三天是开放日,接待公众,近一周的时间共接待观众接近40万人次。如果说这个光看数字还感觉不出来啥,亲自到现场,才感受到了“被人淹没,不知所措”。


被人淹没,不知所措(图片来自作者)


这次航展控制了观众人数,公众开放日每天限8万人,所以相比往届是比较少的,要知道1996年的第一届航展就吸引到了70万观众。而这次的观众们明显也不限于相对较小的军迷圈子。在现场,可以看到各个年龄段的人,从由家长带来的小孩,到白发老人。特别能记起,一位可爱的小姑娘很好奇末敏弹是什么,同行的蓝水同志主动上去解惑。想一下,我们当年还只能要么对着画册上先进的外国装备流口水,要么预计一下某些国产装备什么时候能出来。而这代人从小就能接触到各种先进的国产装备,还是很幸福的。

 

现场的观众们对各种装备也时不时发出评判,虽然在某些方面,比如对国产战斗机“心脏病”(也即是发动机问题)的理解存在各种偏差,但总归还是在正常范围内。这不由得让人联想起,前几日台湾“国防部长”冯世宽称台湾升级的F-16V战斗机可以对抗J-20,这就算了,他老人家还把J-20和J-31搞混了。

 

作为大陆军迷,的确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虽然说冯部长现在身为台湾防务部门的负责人,是文官(当然了,执掌防务部门,不熟悉对手新式装备本身就是没道理的),可是之前在台空军服役,官至上将。所以对于他来说,大陆的人民空军有什么飞机正在服役,什么飞机将要入役,正在研制什么飞机,都是必须很熟悉的,因为这是他的本职工作。冯上将离开军队后,在“汉翔航空工业”任董事长。台湾汉翔基本上相当于大陆的沈飞成飞一类的企业,是专门研发空军装备的。海峡两岸闻名的“经国号”就是冯董事长在职期间汉翔的产品。然而光鲜的履历,一辈子都和飞机打交道,貌似并没有有助于冯部长掌握一些常识。J-20和J-31(严格来讲,这个型号可能会是F-C-31,属于外贸机型,而不是J-31,属于空军服役机型)外形区别甚大,别的不说,J-20是鸭式布局,飞在天上鸭翼和后方的机翼形成一个“土”字,与传统布局,长得像“士”字的J-31完全不同,看过一眼就绝不会认错。相比之下,F-16对抗J-20的言论貌似也不是很离谱了。


J-20(左)和J-31(右),可以清楚的看见,一个是飞在天上的“土”,一个是“士”,完全不同。

(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所以说,我国的航空工业在发展,国防工业在发展,军迷和群众的水平也在提高。这和我国几十年来普及基础教育的努力是分不开的,甚至和我党我军的某些传统是一脉相承的。早在红军时期,根据地的军队和群众除了打仗和生产外,重要工作就是学习文化知识。以现在的目光来看,这大概是所有政权应该做的。可是放在当时,这是唯一一个把文化,特别是现代化生产生活应有的知识带给基层的政权组织。除了他们,就只有深入内地农村的外国传教士,会办学校,给农民提供教育的同时,把他们和工业社会的距离拉近一点。建国前后,承担宪法作用的《共同纲领》中规定“要有计划、有步骤地实行普及义务教育。”建国以来,我国就着手普及初等阶段的义务教育,取得了比较大的成就,也因为政治运动和经济困难的干扰遇到困难。改革开放以后,普及基础教育工作继续进行。1982年的《宪法》中明确规定“国家举办各种学校,普及初等义务教育”,1986年国家颁布《义务教育法》,这都是把普及义务教育的工作纳入法治轨道,同时提供坚强保障。到了2000年,我国基本实现了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目标。

 

以上的工作保障了即使在最边远的西部农村,虽然当地经济远未实现现代化,但是当地小学的孩子们可以通过课本,知道一个现代社会大概是什么样子。如果能继续上初中和高中,就能够知道一个现代社会,一个工业化的经济体的基本运行规律。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乡村教师》(虽然也许小说本身恰恰反映了落后的农村教育状况)生动地描述了这一幅图景:黄土高原上的孩子们,通过老师临终前的讲授,知道了牛顿三大定律(从而拯救了太阳系)。

 

这就是一个依靠普及初等和中等教育来提高国民素质的历程。这很重要,不仅保证了军迷们和围观群众们能有相关的基础知识,而且对于军工产业来说,能够保证人才的持续供应。毕竟军工产业,单单靠J-10项目的宋文骢总设计师这样的天才是发展不起来的,还得靠千千万万技术工人、支持他们的国家和理解他们的群众。不仅要有人更高瞻远瞩地指导方向,还得有人来踏踏实实地做事情。这就是我们的军工产业的社会基础。而我国的军工发展历程,特别是航空主战装备发展史,虽然充满艰辛,但是大方向基本是对的,某些陷阱也被躲过,这就可以体现社会基础的重要性:有人负责掌舵,有人负责操船。装备发展以小步快跑的方式,不紧不慢地前进,追赶世界上最先进的力量。

 

空军国产主力战斗机的发展就是这样一个历程。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参照苏联的米格21,我国仿造研制J-7战斗机(毕竟中苏交恶,我们既没有全套图纸、也没有专家指导,所以只能说J-7模仿了米格21的某些方面,带有苏系血统),而后又在此基础上研制J-8战斗机。改革开放早期,由于技术条件和经济条件的限制,我国放弃了虽然设计上十分“时髦”、性能指标上很好看的J-9方案,而是开始改进现有的J-7和J-8战斗机。所以1996年第一届珠海航展上的主角是J-8Ⅱ型战斗机。有了一定的技术积累,国民经济好转后能提供经费支持,特别是得到国家领导人的关怀,研发新一代战斗机的10号工程才能够一步一步开花结果,产生如今的国产第四代主力机型J-10战斗机。而这一切,又为20号工程打下了基础。


10号工程:工人、宋文骢总师和国家领导人

(图片来自网易军事)


也许你会说,配有少数技术专家,或者甚至聘请外国专家,买一买设备和装备,不也能拉起一个现代化军用航空工业么?厂子建起来就行,工人还不能随便找么?还真不行。君不见,印度开始研发LCA的时候,我国还是由J-7保卫领空;当LCA终于服役了,20号工程的成果都已经装备部队了。前后竟然花费了近40年,而且现在飞机的性能,还全面落后于两个主要邻国的主力机型,这在很大程度上说明,印度人口的低文化素质,无法支撑起一个高效的现代航空工业。东南亚的印度尼西亚,也曾有一颗自主发展航空工业的雄心。英国广播公司的记者汉弗莱•霍克斯利(Humphrey Hawksley)曾经采访了位于万隆市的印尼航空工厂老板Edward Soedarno,访问了工厂,见识了N250项目的原型机。这是一种涡桨发动机的轻型短途客机,项目从1976年就开始了,使用印尼本土技术,到了记者采访的2002年,只有在1995年试飞过一次。记者发现,设备在生锈、厂区在长草、工人已停工,项目实际上已经失败了。这位Soedarno是一个有抱负的人,想要向世界证明“穆斯林也是可以造飞机的”,但是貌似并不具备相关的知识和常识,不管是技术上的,还是企业管理上的,所以在发展航空工业这个问题是就显得很天真。因为明眼人,比如这位见多识广的西方记者就可以看出,印尼当时根本不具备产生航空工业的社会条件,特别是高素质的劳动人口。


军迷曾经的一大哲学问题:LCA今天服役了吗···吗···吗?(图片来自百度)

而J-10(左)和枭龙(右)表示不想说话,甚至有点想笑。(请原谅作者的渣拍照技术)


所以说我国的军迷,大体还是比较幸福的。虽然不能如美国军迷一样,随时感受到最先进的装备;虽然不能如俄国军迷,只要愿意就可以去隔壁体验真实的战争;虽然说即使到了现在,我们还得为涡扇10(太行)能否解决(或缓解)我国第四代主力机型的心脏病而争论一番,但是我们能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发展,而且我们知道,军工部门给我们的惊喜,不管是耕战频道官方泄露的、爬墙党拍摄来的、谷歌卫星地图上辨认出来的,还是外媒报道的,都是是建立在过去坚实的基础上的实实在在的进步,而不是无节操的放卫星。这也是为什么,这些进步总能给予人们感动吧。

编辑:林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关于 jingluewangkan

《经略》电子杂志(jingluecn.com)的公众订阅号,推送每期杂志和简报

广告 也可以是生活的一部分

jingluewangkan 微信二维码

jingluewangkan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