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电影宗师郑君里(下)

2017-11-04 星文化 星文化



作为第三代导演的标志性人物,郑君里的成就达到中国电影艺术的高峰。今晚21:30,东方卫视中心艺术人文频道《今晚我们看电影》继续邀请到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石川和郑君里的儿子、导演郑大里,一起来聊一聊郑君里导演的优秀作品。



郑大里、石川


《聂耳》——青春的回忆


50年代后,郑君里的电影导演艺术步入鼎盛时期。他执导的两部人物传记片《林则徐》和《聂耳》,被誉为“红烧头尾”,是上海电影制片厂向建国10周年献上的一份厚礼。


《聂耳》主要演职人员合影


郑大里认为传记片《聂耳》是父亲的青春回忆。郑君里与聂耳是非常好的朋友,更是他和赵丹把聂耳送上前往日本的轮船。聂耳花了一个晚上把田汉被抓前留下的词谱曲,随后由郑君里、金焰、司徒慧敏等五人临时完成了国歌的demo录制。


1958年《聂耳》工作照


献礼片《聂耳》是传记体电影,在此之前郑君里从未尝试过。但这部电影对他说来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建国十周年之际是中国电影进步的时期,它需要有一个代表性人物,而聂耳就是这个最佳人选。


欢喜冤家出精品


演员赵丹曾说,1948至1959年间他跟郑君里合作拍摄了《乌鸦与麻雀》、《我们夫妇之间》、《聂耳》、《林则徐》四部影片,郑君里当导演,他是主演。他常开玩笑说,这些成功完全是吵架吵出来的。


郑大里也说父亲与赵丹是欢喜冤家。但也正是两位极有个性的艺术家,在艺术上的各不相让,最后才能互相把最好的东西融到电影里面去。


1958年《林则徐》工作照


《聂耳》和《林则徐》都是郑君里晚年的作品,石川表示这两部作品代表了五十年代末,中国总体电影工业的一个最高水准。


《枯木逢春》——坚持探索民族化


1961年郑君里导演的《枯木逢春》,以精雕细刻的手法和诗情画意的运镜、构图,动人地描述了血吸虫病人苦妹子从绝症中获得新生及一家人在新旧社会悲欢离合的遭遇。和《林则徐》一样,《枯木逢春》巧妙借鉴了传统艺术的经验,体现出郑君里在探索民族化道路上不懈的精进精神。


1961年《枯木逢春》剧照


石川表示《枯木逢春》中用了大横移的镜头,表现了血吸虫病的影响下农村的凋敝。郑君里用了展开中国山水长卷的方式来结构镜头,他将带有中国特色的叙事方式和表达方式融在了自己的电影当中。


1951年《我们夫妇之间》剧照


建国以后,郑君里另一个很重要的作品便是《我们夫妇之间》。彼时很多解放干部从乡村根据地进入到上海,面临乡村和都市两种不同生活方式,两种文化的冲突。郑君里在片中用夫妻俩的家庭生活矛盾来表现这个现象。


把自己奉献给电影事业


2017年上海书展期间,上海文化出版社发行的《郑君里全集》,8卷本总计400万字与读者见面。迄今为止,依靠自学成才的郑君里,都称得上中国学养最深的电影人之一。


《郑君里全集》


郑大里说父亲读了大量的关于表演方面的书,虽然英语不好,但他靠着一本英文字典坚持学习外国著作。石川也表示郑君里是最早研究中国电影史的学者,时至今日,他的研究成果依旧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郑君里在翻译《演员自我修养》


《民族万岁》是郑君里在抗战爆发后历时三年,赴西北、西南地区拍摄各兄弟民族团结抗战的长纪录片。就是从那个战火纷飞的时候起,这位曾经的明星演员拿起了导筒,把此后的生命都献给了导演事业。


《民族万岁》拍摄期间留影


在郑大里心中,父亲不苟言笑,整天伏案工作,也基本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他也提到,母亲曾抱怨父亲是一个不有趣的人,他把所有的激情都放在了创作上。


《民族万岁》拍摄期间留影


电影是郑君里的至爱,他为电影付出了全部,反过来也成全了自己。石川说现在像郑君里这样一位十八般兵刃样样精通的全才少之又少了。







星文化

走近经典 艺术人文频道


长按二维码关注星文化

WeChat ID: xingwenhuawx


(以上文字根据节目内容以及嘉宾谈话整理)

艺术人文频道 每晚九点半《今晚》


 爱奇艺《今晚》

节目直播可登陆看看新闻网/看电视/艺术人文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星文化 最新文章:
查看更多  ››  

星文化

关于 星文化

“星文化”为上海广播电视台旗下艺术人文频道新媒体平台,内容涵盖文学、音乐、舞蹈、雕塑、绘画、建筑、戏剧、电影等各大艺术门类的高端访谈。

广告 也可以是生活的一部分

星文化 微信二维码

星文化 微信二维码